文博圈
wenboq.com 文物博物馆资讯

南宁市博物馆馆长张晓剑:博物馆人不当“古墓派”,不做小龙女

我是博物馆的一个新兵,2009年我刚刚博士毕业来到了南宁市文化局,协助分管文物工作,两年后调到另外一个经济部门。2012年,南宁市博物馆的新馆筹建,任命我当南宁市博物馆的馆长,当时我心里面有些遗憾,因为刚到那个经济部门工作刚满一年就回来做博物馆的工作了。


我还有些忐忑,第一个原因,是南宁市博物馆虽然1992年就成立了,但在这20多年里,还没有自己的一个展示的场馆,因此新馆建设很缺乏经验,而我又是一个博物馆的新兵,说实在的心里很打鼓、很紧张。同时,我们当时博物馆在编人员只有20多个,而且80%的同事都是年轻人,这20多个人要建设31000平方米的大馆,挑战非常大;第二个原因,是南宁历史文化的研究欠账比较多,在我们建馆的时候,有关南宁历史文化研究的一些书籍很缺乏,应该说连像样的书都没有,可以说从零开始;第三个原因,我到博物馆来之前有朋友跟我说:“张晓剑啊,你到博物馆去就是当杨过、小龙女了”,我心里面当时在想这是在夸我们博物馆,后来一问才知道,他说不是,他说你们博物馆人就是古墓派,比较封闭,而且一些地方的博物馆参观的人少,你们好像就是在一个古墓里面生活一样,我心里面一想还真的是。


那时候,在国内博物馆走两个极端,一种是像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等等这些大馆,游客非常多,我也去过这些博物馆,发现存在一个现象,人太多导致人挤人,后面人看前面人的后脑勺,结果一圈下来没仔细看什么东西,也没有对这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有多深的了解,留下很多遗憾。


另外一种是地方博物馆门可罗雀,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的国家一级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旁边是一个科技馆,我先去的是科技馆,有很多家长带着小孩来参加活动,学习知识。当时我想博物馆应该人也不少,可是一转到博物馆,从门口一进去我就惊呆了,这个博物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整个一楼是空的,到二楼参观完的时候,在出口的地方才发现一个工作人员。


我走出博物馆的时候心里很难受,真的是像朋友所说的,我们真的是古墓派吗?同样是公共文化的服务单位,为什么人家喜欢去科技馆,而博物馆无人问津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做事情就要努力做好,这时候我就开始寻找答案。既然要做博物馆,既然是博物馆人,那么我们首先要提的问题就是博物馆是什么?我们要建设什么样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在地方历史和文化当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为此我查找了很多资料,国内的口径比较统一,国外的资料说法则有很多,比如说古典主义学派,它认为博物馆是一个神庙,是文化的殿堂,高大上,阳春白雪。后现代主义者认为博物馆是一个殖民化的空间,它是精英控制话语权的一个工具。现在的博物馆应该怎么样?应该引入更多的公共性,让大众的意见在博物馆里面呈现。还有人说博物馆是一种产业形态,是美学经济,比如说卢浮宫、大英历史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等。还有学者说博物馆是一种建筑形态,它是用建筑的形式来体现地方历史和文化的价值。


那我们应该怎么样去看?于是我去问我的同事们,我说博物馆是什么?同事们非常诧异我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大学里面都学到过,博物馆是一个教育、展示、收藏和研究的公益性机构,你怎么作为一个博物馆馆长这都不知道呢?我说这个答案没毛病吗?他们说没毛病,我说这里面真有毛病。


想一想习总书记曾经讲过,要记住乡愁,要让文物活起来,要有文化自信。那么记住乡愁是什么?记住乡愁是对地方历史和文化的一种感情。文物怎么活过来?一件文物它就是过去历史的见证。我们一边建设一边思考,我慢慢就意识到,博物馆不仅仅是对过去历史和文化的见证,它的本体是地方历史形成的文化,它的内核是地方文化的、精神,而它的功用则是当代的文化叙事。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博物馆里面展示很多精美的文物,但是这些东西都是过去的东西,我们不仅仅是在展示文化的沿袭,更多是在展示地方文化的嬗变,它应该是生态的、活泼的,有生命力的,而博物馆不应该是守墓人,而应该是地方文化生命的构建者。所以我说,博物馆的本体是文化,是文化生命,它的功用就是当代的文化叙事,所有的教育、展示、研究和收藏都是为这个目的而存在的。


我记得意大利史学家克罗齐曾经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我也认为一切博物馆都是为了当代叙事,当代的文化叙事而存在的,我们明确了这一点,跟同事达成了共识。


然后,我们开始思考怎么做博物馆的陈展。当时博物馆的陈展真的是捉襟见肘,当时我们馆藏不足5000,跟很多大馆十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的文物馆藏来说真是小巫见大巫,甚至是纳米巫见大巫,在这种情况底下,我们要把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很全面地展示出来难度相当大。


同时我们也意识到,文物只是历史的一个碎片化记忆,它跟历史与文化的重大历史事件、重要历史人物之间的联系有时候不是那么密切,比如说,有一件馆藏是我们馆的镇馆之宝,它是在南宁出土的,可是它跟南宁当时的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或者重要的历史人物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目前还没有能够掌握,也找不到,只能说它反映的是当时人们生活的一种状态、一个片断。


南宁历史和文化那么丰富,仅仅只是展示物就行了吗?那肯定不行的。像很多传统的博物馆是什么?一个大横柜,里面放了琳琅满目的文物,简单的几句介绍,一个说明牌,观众来了,转一圈,看完之后可能连文物的名字都没记住。甚至很多人来博物馆是一种猎奇的心态,听说这个文物很值钱,来看一看这个值钱的文物到底什么样,听说这个东西是皇帝用的,很漂亮,过来看一看。这能够产生乡愁吗?能让我们记住乡愁吗?文物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文化精神?这能产生文化自信吗?


所以说,我们在做陈展的时候就要突破既有的东西,把核心从物转到人,我们不仅仅有物质的,我们还有非物质的文化遗产,我们不仅仅是一些文物展示,我们还可以有艺术的展示方式或者是互动体验的多媒体方式等等,用这些东西把重要的历史事件、重要的人物讲清楚,形成一个地方历史和文物的全貌。


所以我们在做古代南宁历史文化的时候,我们觉得要首先突出南宁历史形成的文化精神。那么南宁的历史文化精神是什么?在距今约1万年前,南宁进入了新石器时代,出现了一个重要的考古遗址叫顶蛳山遗址,其中距今8000年前产生了顶蛳山文化,以顶蛳山遗址二、三期遗存为代表,是1997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同时这也是广西第一个以地名命名的史前考古学文化。这里有目前为止全世界发现最早的陶器之一,顶蛳山的陶器与江西的仙人洞、桂林发现的陶器类似,都是距今1万年前的。而国外发现最早的陶器是在伊朗,距今9000年前,那说明什么呢?说明南宁在距今1万年以前就已经成为了全世界陶器的发源地之一,而且我们跟桂林也很近,说明有可能当时已经有了这种文化的交流。


顶蛳山的文化内涵很丰富,南宁可能在距今6000年前就已经有水稻种植了。这些东西是我们南宁市民及很多外来民众不知道的。顶蛳山文化就告诉大家,在距今八千到一万年前,南宁已经有了文明的产生,初露文明的曙光。距今3000年前是骆越文化,发现了很多青铜器,这些青铜器很有意思,既有中原文化元素的青铜釉、铜盘等等,同时又有表现滇文化、越文化的青铜器,这说明什么?南宁是多个文化交融的地方,且早在3000年前商代晚期就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开始找到了南宁历史和文化精神的一个切入口。


到了秦汉时期,秦始皇统一六国,同时他也统一了岭南地区,在这里建了南海、桂林和象郡,纳入了中原王朝的版图,从此南宁与中原地区、与楚地、与滇文化等等交流更加频繁。公元318年,南宁开始设郡,至今已经有1700年的历史,如果算上在宾阳和横县设县,我们已经有2100年的历史。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南宁文化显现出了更多的包容性和开放性。为什么这么讲?南宁到现在一直有汉族、回族、彝族等12个民族在居住,在当时民族间的交流与融合很频繁,到后来唐代李世民给南宁取名叫邕州。这个“邕”字很有意思,上面是一个水,底下是一个邑字,就是众水环绕的都邑。同时这个“邕”又有另外一层意思,它和雍容华贵的“雍”是通假字,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和谐和融的意思。唐代是邕州都督府,邕管就是指南宁,管理着广西1/3的地区,一直到明清。


南宁的民族融合、文化交流一直没有中断,而且呈现出一个非常开放,非常包容的文化景象。所以后来在做展览的时候,我们决定把这种文化精神作为博物馆古代南宁陈列的一条历史文化脉络,我们的展览的名字叫做“邕容华桂”,这个“邕”取的是众水环城的意思,另外就是与雍容的“雍”通假的意思,这里是一个文化交流之地。“华桂”,华夏八桂多种文化在这里交融的地方。


同时,我们在展览里面用了很多艺术手段,雕塑、油画,还有多媒体手段,把这些重要历史事件与人物互相搭配起来,让文化叙事更加完整丰富,体现的是一个蓬勃的文化生命,一个历史的延续,而不是孤立的一个物。我们有5个固定展,其中包括红陶艺术展,在做这个展的时候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因为博物馆一般很少关注当代艺术。当代的红陶艺术到底应不应该进入博物馆呢?我们认为,博物馆的存在是为了当代的文化叙事,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当代的文化跟传统的文化之间有一个源流和嬗变的过程,博物馆不能仅仅只成为一个历史见证物摆放处,一个仓库,我们应该人让博物馆成为整个文化生命的一部分,观众来到这里不仅仅是文化的见证者,还是当代文化的一个构建者,我们希望达到这个效果。我们不仅仅是一个见证者,我们还是文化的建设者、参与者,我们不要当“古墓派”。


在我们的民歌馆里面,我们是国内第一个采用展演一体的方式来做陈列的,因为民歌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它非常强调视听。我看过很多音乐博物馆,很多都是展示乐器,观众没有体验感,而民歌不是看图片文字看出来的,肯定是听出来的。所以我们在民歌馆里面做了一个时长8分钟的民歌秀,把视和听结合起来,跟其他的展览结合起来,这是我们的一个创新。


同时,我们专门去找了德国和法国的设计师,把我们所有的馆做出自己的风格,在空间设计上体现出一种现代与传统的融合。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场馆空间设计非常的现代,跟文物及艺术品都能够很好的融合,这是我们当时在做陈展时候的一个想法。在做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的专家不赞同,但也有很多的专家支持我们这么做,最终做出来的效果大家还是比较满意的。


南宁博物馆还有一些很珍贵的文物,比如青铜针,是最早的针灸用具,值得大家来南宁博物馆看一看。


很多地方博物馆建成之后有“三不满意”,第一是市民不满意,他看过一次之后没有其他新的展览,没有其他文化活动,很少提起兴趣再来第二次、第三次;第二是博物馆人也不满意,我花了那么大工夫,一辈子的心血就花在这个博物馆上了,最后没人来看,心里面没有成就感,多郁闷啊;第三是政府不满意,投了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建这么一个博物馆,结果老百姓不买账,觉得钱打了个水漂,我们要避免这个状况。


所以,从博物馆的本体和功能来看,我们必须在教育上,在宣传上要走另外一条路。这条路是什么路?这条路就是让我们博物馆有一个持之以恒的理念,我们的理念叫“生长的博物馆”。在这里我们可以对话历史,感悟艺术,传承文明,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社区,所有来博物馆的人不仅仅是参观博物馆,还能够成为博物馆的一部分,成为当地历史文化发展的一部分。


具体是这样实施的,第一,在建馆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一楼最好的位置做了两个临时展馆,叫特展馆,这两个展馆非常的棒,一流的硬件,一流的空间设计,我们就是要常做特展,让老百姓知道这里的展览有全国各地其他博物馆好的东西可以看,可以领略各个地方的文化与历史。


第二,在教育、宣传上我们要有我们的特色。很多博物馆因为是事业单位,领的是职称工资,做宣教人家来我也领那么多钱,不来我也领那么多,我为什么要花那个心思?何况博物馆人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古板。我们认为,教育其实不应该是单向的,它应该是双向、互动的,所以我们在建馆之初,比如这个红陶馆,我们专门在馆里开辟一个100平米陶艺的体验空间,包括古代南宁的展馆里面也有这样的体验空间。


此外我们还有很多宣传形式,比如说博物馆音乐会,每个月一期,跟观众交流、讨论民歌的历史和文化,讨论民乐器的历史和文化。再比如说我们在各个节假日办了活动,今年三月三,有300多位观众到博物馆跟我们一起做五色糯米饭。这些都能让观众体验到地方的历史和文化是跟我们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让大家知道我就是在这个历史文化当中生活着的,博物馆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这样一来,我们从一个首府城市的博物馆,一个新区的博物馆,慢慢的越来越多的观众知道了南宁博物馆,来这里参观、参加活动,来这里一起过文化的生活,这就是城市的文化社区。


所以我想以后博物馆趋势是什么?博物馆的趋势可能它就是我们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今年南宁博物馆打算做20个展览,现在我们有5个固定展,还有3个特展,分别展出有当代的民族漆画,有陕西历史博物馆送过来的唐三彩,还有刚刚开幕的颐和园的文物精品展。我们要让这个地方成为大家喜闻乐见的、在这里进行文化生活的一个地方,我们希望我们的传统文化可以感染到每一个人。当它感染到我们每一个人,乡愁就会产生。


从去年到现在,南宁博物馆已经开展了100多场文化活动,甚至有一些是别人想象不到的,我们还和大学院校共同举办服装设计大赛,这个服装设计大赛当时做出来可轰动了,大家没想到博物馆还可以做服装设计的比赛,而且学校也很满意,他觉得他的学生通过服装设计比赛,了解了南宁的传统文化,认识到南宁不是文化的沙漠,它是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一个地方。


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是文化沙漠,它有自己的文化特点、文化性格,有独特的文化精神,怎样去表达出来这就是我们博物馆人应该做的。

以上文字摘自2017年4月11日南宁市博物馆馆长张晓剑做客《馆长说》节目讲话内容。故乡多少事,且听馆长说。《馆长说》是中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博物馆馆长群体的大型人文访谈直播节目,由馆长讲述一方历史和文化传承,通过具有切实温度的节目形式,实现“会心处不必在远”的文化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