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圈
wenboq.com 文物博物馆资讯

文物修复行业的现状与问题

来源:中国文物报作者:海容


近年来,笔者曾考察过国内的一些博物院(馆) 和文物保护单位,对目前文物修复行业的现状有所了解。一些国家级文博单位的文物修复工作开展得非常好,但地市级文博单位还存在不少问题,在此略谈一二。

修复基本常识没有普及

通过考察发现,国内很多历史遗迹,特别是建筑物的修复基本都进行了翻新。目前国际上通行的修复原则是“以旧补旧”,即在文物原有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保留文物的原貌,在有必要修复施工的地方,先用碳十四等设备探查文物的年代及其主要成分,再在此基础上做相应的修复。


呼和浩特市郊有一座建于北元时代的藏传佛教寺庙,考察时笔者就召庙的修复年代和修复施工单位等问题,询问了很多喇嘛,他们都不清楚,也未见到寺院住持。原来通往寺庙的路是泥石路,现在全部用水泥抹平,台阶也翻新为水泥的。由于施工粗糙,台阶也有一定的损坏。建筑主体基本都用油漆翻新,最让人痛心的是寺庙外墙的壁画,是找画师在原画上重新描绘,为了防雨又在壁画上加涂了一层清漆。清漆经过四季的温度变化,早已起翘开裂,开裂翻起的清漆下可看到保留在墙体上的斑驳陆离的古画。


类似的问题在内蒙古很多文物单位都存在。呼和浩特市某召庙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后来翻新重建时抢救性地将原召庙墙上剩余的壁画全部揭取下来。对于这些揭取下来的壁画的修复工作,笔者不得不做一些点评。

这些形状不一的壁画(墙壁黏土层) 被裁割成正方形或者长方形,而不是在原画基础上增加填补,理由是没有足够大的地方存放整面壁画,如此裁割便于保存。令人遗憾的是,壁画画面的修复人员基本以内蒙古杰出画家为主,基本都用新颜料直接在旧画上描画,有些画国画的画师修复的壁画色泽偏淡雅,有些画油画的画师翻新的壁画厚重感较强。除了原画的轮廓,给人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些壁画是一幅现代的绘画作品。


修复工艺技术没有普及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文物大国,古人的智慧到现在都是应该学习借鉴的,这个毋庸置疑。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从事传统文物修复的民间工匠或已离世,或后继无人,甚至很多工艺已经断代。目前我们采用的修复技术也是在对古代工艺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摸索进行的。而有些修复工人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也不了解现代的修复理论,于是就出现了类似于让农民工修复故宫古建筑的情况。

如何做一份详细的调查计划,收集记录民间传统工艺流程,对民间艺人给予尊重和经济上的资助,也是当前急需要做的工作。传统修复工艺与现代修复技术相辅相成,才是最完美的修复法则。


文物修复行业尚存体制缺陷

用人制度僵化。文物修复单位为事业编制,在编人员专业背景以考古为主,还有一些以各种关系进入体制内的非专业人员。这部分人员不具备文物专业素养且数量庞大,减少了文博专业毕业生的就职机会。外行从事文物保护,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工作上的惰性心理。比如:个人修复专业素养不够,怕修坏了无法担责;把古建修复工程包出去收回扣,至于是不是按照科学方法修复的不过问,这种情况在二、三线城市尤为突出。

经费使用不合理。有些文博单位,人员福利方面的支出占单位年总经费的20%强,剩下的经费又用于各种修修补补,对于真正应该修复的文物无限期放置,造成一些文物还没来得及修复就已经完全毁坏,甚至无法修复的局面。

缺乏对文物遗存的动态调查和记录。分布于全国各地的古建、古墓都有被盗、被破坏的问题。比如草原上的岩画,点多面广,很多地处荒野高山,无法派人时刻看护,致使一些岩画被切割盗取。老百姓文物知识匮乏,在基本建设中损毁文物的事件也时有发生。这就要求文物修复工作者做出一份完整的档案记录,包括田野调查、文物受损情况、修复工程报告等内容, 为修复工作的开展奠定基础。

近两年来,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下, 文化遗产保护深入人心,文物保护工作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文物修复领域人才辈出、人尽其才、大有作为的时代也会很快到来。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报2016年8月2日3版

(声明:本文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文博圈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