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圈
wenboq.com 文物博物馆资讯

开言丨当建设遇见考古 唯有自求多福了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虽然现行的法律法规,已经将这类风险降到最低,但西安这片厚重的土地总是会给我们各种的惊喜,所以坦率的说,按期竣工也好,如期入住也罢,变数太大只能自求多福了。

 绿地项目内出土了一件刻有“公”字的铜车軎,应为战国一位秦王所用。

 这些年写了太多文物类稿件,考古单位给的资料开头都是“为配合XXXX建设……”,所以在西安这种地方,搞个建设不挖出个把古墓来,都对不住“华夏故都”的称号。

 有些建设是在文物保护单位附近进行,这类的建设都好办。相关法规已经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建设方只需要按照不同等级的文物,向各级政府履行报批手续即可。如果想规避这种麻烦,在制定规划方案的时候,就可以避开这些文物。

 虽然国家文物局自1961起,已经公布了7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陕西省文物局也公布了6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即使这样,任何一个建设项目都没办法保证地底下会不会挖出文物来。

 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在考古清理发掘结束,各项资料被记录之后,建设方就可以进行施工(有的时候甚至是同步进行的)。墓葬也好建筑遗址也罢,都将彻底的消失在建设的大潮中,后人再要了解它,就只能通过专家的学术文章了。

 其实这个也可以理解,毕竟社会要发展,不可能让经济建设全面给文物保护让步。所以建设方能严格遵守建设前必须进行文物勘探的法律法规,牺牲工期来等待考古工作者进行考古发掘,本身是值得我们点赞的。

 但有的时候,在建设过程中遇到了那种考古工作者都N年一遇的大发现,建设方就只能“呵呵”了。比如最近采访的绿地的项目,因为挖出了重磅的文物,这里被纳入了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中。建设不得不停止,使得业主收房的日子变的遥遥无期了。

 这处位于空港新城的房地产项目,2014年挖出了37座马坑、一座车马坑、一处建筑遗址和若干文物。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专家以此为依据,确定他的主人是那位举鼎被砸死的秦武王。因为电视剧《芈月传》的缘故,让他也变的家喻户晓起来。

 显然,绿地遇见了那种“N年一遇的大发现了”。

 在这次之前,陕西也有过建设为文物让步的先例,比如2004年发现于高陵泾渭工业园内的“中国最早的城市”杨官寨遗址和2008年发现于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的西汉张安世家族墓。二者都入选过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所以当年在省政府的协调下,通过置换土地的方式让建设方放弃了在原有地块上的建设。

 杨官寨遗址

 张安世墓

 再比如2008年发现于西安财院新校区的神禾塬秦墓,因为发现了高等级的墓葬,新校区的建设被叫停,等待考古发掘完成,财院的学生才能入住,这一晃就是五年过去了。虽然这座墓没有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但因为考古价值巨大,校方不得不改变规划,让这座被回填的墓葬得以保留。和它情况一样的还有翠竹园小区、西安理工大新校区和西安交大内的三座汉代壁画墓,他们长眠于地下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神禾塬大墓

 交大壁画墓

 不过最让我意外的是2012年发现的上官婉儿墓,它在墓主人下葬后不久便被官方“毁墓”,再之后也不知被盗墓贼光顾了多少次,除了一方墓志外,考古价值并不大。或许是因为墓主人的名气太大了,经过媒体的热炒,上官婉儿墓竟然也被保留下来了——原址修建了一座遗址公园,原计划穿越的道路也做了改道处理。

 曾经问过几位陕西文物系统的人,问他们究竟什么样的考古发现才能够让建设让步。他们给出的标准都是价值巨大,但这个价值巨大却没有一个可以执行的量化标准。

虽然现行的法律法规,已经将这类风险降到最低,但西安这片厚重的土地总是会给我们各种的惊喜,所以坦率的说,按期竣工也好,如期入住也罢,变数太大只能自求多福了。

 (作者:王朝的废墟)

 (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