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文博圈
wenboq.com 文物博物馆资讯

古村落保护利用的问题与对策

来源:中国文物报作者:刘先英 李和平

古村落是祖先留下来的不可再生的宝贵遗产。保护好古村落,唤醒、抢救、传承、弘扬蕴含其间的民族传统特色文化,进而开发利用好古村落资源,发展现代公共文化事业和旅游、文化产业,造福百姓、泽被子孙,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之事、善美之举。立足“十三五”,在已有工作和框架格局基础上,如何补齐短板、突破瓶颈,深挖潜力、释放潜能,丰富内涵、拓展空间,转型升级、提质增效,让古村落保护与利用持续绽放出更加绚丽的芳华,是一个重大的现实课题。



面临的问题




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古村落保护与利用,走的是“普查”“修复”“整治”“传承”之路。在古村落保护与利用工作实践中,黄山区积累了一些行之有效的经验,但也遇到了一些制约的因素和问题。

古村落保护面临的挑战

一是同比位差。相对徽文化核心区,黄山区古村落、古建筑存量少、破损率高,保护与利用工作起步晚,有巨额的历史“负债”。邻近的歙县、黟县古村落保护与利用已形成强劲势头和集群品牌,必须求异图变、技高一筹,方可突出重围。

二是人魂疏离。城镇化、工业化浪潮中,大量原住民背井离乡,导致“空心村”“空巢家庭”,也使植根于农耕乡土的非遗多被现代文明形态所替换、埋没、冻结和稀释。

三是鸡肋效应。一些原住民看不到或无力实现古民居的现实价值,为改善住房条件,不愿对老屋修旧如旧,而选择拆旧建新,竖起刺眼的现代高楼,对古村落整体风貌造成“硬伤”。

古村落开发利用的困惑与纠结

其一是赔本赚吆喝,叫好不叫座。重金投入谭家大院和郭村、永丰村,在保护上做的工作较多,但目前古村落开发利用综合效益不显著,主要原因是文旅结合不够,旅游接待设施不完善,软件瓶颈突出;缺乏营销,业态创新不够,没有核心卖点和主打品牌;古村落景区、民宿零散,如一个个孤岛,未形成产业体系。

其二是保护利用受体制、政策的制约。规划、住建、旅游、文物部门和所在乡镇政府分散决策与管理,古村落保护与利用顾此失彼“两张皮”,缺乏统筹协同和整体推进合力。

对策建议

处理好“修老房”与“建新房”的关系

古村落保护遇到产权困扰,即古民居多属村民私人所有,一些房主需改善居住条件,但缺乏修缮保护老房的动力和能力,想异地建新房却因土地指标限制难以如愿,而在产权不变的情况下政府又不宜在古民居修缮保护上越俎代庖、大包大揽。

破解之策:

一是鼓励古村落居民在古村落内留住,从政府专项资金和古村落保护开发收益中切块,对古民居修缮保护予以补助,古村落居民以其所有的古建筑入股,参与古村落保护与利用,所得收益反哺古建筑修缮保护;

二是设定土地调换指标,让部分古建筑原住民搬出老房,严格按规划另建新房;

三是政府通过货币补偿或产权置换的方式收购古建筑、房屋的产权,委托专业公司进行保护开发。

处理好“保古村”与“立新村”的关系

明确“古村以独特魅力吸引游客、新村以完善的设施服务游客”的功能定位,做好相互衔接。

一方面要保护古村的原生态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其历史文化价值,开发旅游特色资源;

另一方面要高标准做好新村的规划建设,为村民提供良好、经久的居住环境,并完善旅游配套服务设施,如餐馆、旅店、商店等,这些设施应大部分建在新村,避免在古村过度建设而破坏冲淡古朴韵味。

但也要避免大量迁走原住民,圈起古村单纯靠外来人打造景区,而要在适量保留原住民并尽力保护原有文化生态资源的前提下,活化民俗,深入挖掘古村的旅游功能,将地方特色历史文化内涵发挥到极致。

处理好“古村落保护”与“美好乡村建设”的关系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并不是要把农村变得与城市完全一样。推进城乡一体化,主要是推进城乡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的均等化、一体化。美好乡村建设中,原本富有乡村韵味的古村落、古建筑不容破坏,附着其间的特色历史文化底蕴、民俗风情不容抹杀!大拆大建、千篇一律兴建现代建筑之类的所谓“保护、建设、开发”,是对文明文化的亵渎、践踏和断送!要以保护古村落传统的整体风貌为前提,完善古村落基础设施,优化宜居宜游环境,主要包括道路、供排水、电力、通信网络等方面。同时,加强对古村落周边地理风貌生态环境资源的保护,营造人与自然和谐的氛围。


古建筑修缮要“修旧如旧、返璞归真”“起死回生、变废为宝”

一是保留原有建筑风貌,采取原来的特色建筑材料和传统的建筑工艺,进行适当修葺和改装,保持古朴外观和装饰;

二是根据古建筑的用途,在保留原有建筑结构和风格的前提下,改善内部的生活设施,如厕所、水电、网络、照明等,满足现代日常生活、办公的需要;

三是契合古村落发展方向,想方设法活化古建筑。北京三里屯“1949会所”原是1949年北京机电研究院建造的一家红砖厂,在荒弃多年后,现改造成中西合璧的酒吧及餐厅综合建筑,为人们提供了一个闹中取静的休闲去处;黟县的“猪栏酒吧”也是就地取材开办乡村民宿、客栈的范例。可见,在保护较好的古村落中,经特色旅游项目规划,通过招商和产权转让、股份合作,可盘活古建筑,吸引对传统文化感兴趣且有经济实力的文艺公司、个体户,利用古建筑从事文化、艺术、旅游等经营。

古村落保护与利用既要“留形”又要“传神”

发掘活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延续原生态的生活气息、传统习俗和风土人情,熔铸现代先进文化,让优秀传统文化焕发生机,是古村落保护与利用的重要内容和紧迫而长期的任务。既要保护古村落建筑本体、整体风貌和周边环境,又要传承蕴含其间的历史文化。古村落里房屋、巷弄、院落、河流、水口、古井、坟地、残垣断壁、一草一木,均是物质层面的保护利用对象,而发生于这些物质存在中的记忆、习惯、仪式、信仰、手工技艺等传统文化同样重要。古村落保护利用要与礼堂文化、农民文化乐园活动结合。乡音、方言、农家菜,说书、唱戏、赶庙会,祈福祭祖传家风,拜师学艺敬乡贤,是古村落的灵魂、血液和根脉,是村民乐享生活的常态,也应是古村落开发利用、“旅游留人”的法宝。


创新机制,做好古村落开发利用工作

一要建立规划、住建、旅游、文物部门和所在乡镇政府统筹协调、会商联动机制,探索市场化运作机制,进一步明确政府、市场、个人的责权利,成立古村落开发经营公司,统一创意策划、统一市场招商、统一市场销售。古村落景区、民宿需结成联盟,串珠成链,互联互通,抱团发展,形成“拳头”和完整的网络体系。

二要突出文化挖掘、故事整理、包装宣传和策划营销,用活用足“互联网+”,将古村落整体打包,资源整合,重点推出休闲度假、农事体验、茶文化、民俗风情、影视基地等旅游产品,主推一村一品,构建融居民生产生活、休闲体验、购物旅游为一体的民俗文化村和非遗文化街。

三要大力招引优质项目、优秀企业,依托生态、文化、旅游“三位一体”优势,做好古村落项目策划、包装、推介工作;丰富业态,放大效益,实现多元化发展、组团化布局、专业化提升、品牌化打造;加强科技支撑,研究制定古村落保护利用标准和古建筑修缮定额编制标准;加强业务培训,学习其他地区古村落保护利用的先进经验,培养古建筑施工、研究、行政管理人才;创新文化旅游营销方式,拍摄古村落专题片,出版人文旅游系列丛书,深度宣传古村落人文、艺术、历史魅力,增强全民古村落保护与利用意识,引导全社会力量积极投身于古村落保护与利用事业。

文:中国文物报2016年10月28日6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文博圈立场)